滄州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

職工園地

老 屋
[作者:admin] [日期:2017-10-26 09:12] [熱度: ]

       我家的老屋是上世紀70年代末建成的,土坯房,木制的窗框。雖然非常簡陋,但我對她卻有著一種難以割舍的情結,因為她已然成為我生命中一抹難以揮去的印記。老屋,她承載著我童年全部的歡樂,凝結著父輩奮斗的艱辛,見證了時代的進步與發展。
       老屋內盤有火炕,中間擺一張木制的方桌,一到吃飯的時間,全家人圍桌盤腿而坐。冬天,全家人圍坐在一起喝著熱氣騰騰的紅薯粥,那份香甜暖暖地驅散了整個嚴冬里的寒意。老屋的院子是夯實了的地面。父親在南墻根處翻起一小塊地,開辟出小菜園。夏秋時節,茄子、豆角、辣椒掛滿枝頭,扁豆秧、絲瓜秧爬滿南墻,黃的花、綠的葉在風中搖曳,給低矮的小土屋增添了生機。新摘的茄子和扁豆,在大鍋里一炒,香氣頓時飄滿整個小屋。麥收前,院里的棗花散發著淡雅的清香,蜜蜂在花間飛舞。紅棗成熟季節,母親做完早飯,摘幾捧紅透了的小棗放在我枕頭旁。那棗兒帶著露滴的清涼,即甜又脆。想起老屋,禁不住想起老屋墻上貼的年畫。過年的時候,父親都要趕集買來新年畫,有的上面配著詩,有的則是故事連環畫。
       老屋因為是土坯房,為防雨,每年在春天雨季來臨之前,都要重新上一遍泥。母親和大娘嬸嬸們忙活著做飯,我穿梭在大人們中間歡快地跑著跳著,因為我可以跟著美美地吃一頓平時吃不到的饅頭燉菜和包子了。泥過的房子煥然一新,雖然房子很小、院子很窄,但全家人的心里卻變得敞亮。
       八十年代末,我們家蓋了四間新房,里面用土坯壘成,外面包了一層紅磚。這樣的房子防雨,再不用年年泥房了。九十年代末,我們家又蓋起了五間混磚瓦房,外墻全部鑲著白色的瓷磚,干凈又明亮。窗戶大了,也由木框換成了鋁合金,院里也由土面換成了磚面,火炕也換成了床,冬天取暖是自家燒煤爐子的暖氣片。特別是近幾年,新農村建設讓我的家鄉發生了巨變。先前的土坯房相繼被嶄新的磚瓦房取而代之,二層小樓拔地而起。整齊的街道、現代化的公廁、新建的小學校樓,另有寬敞潔凈的休閑健身場所,讓村民的文化娛樂生活即豐富又文明健康,村風村貌煥然一新。聽說我家的老屋即將在近期拆建二層小樓,這就意味著老屋將告別守候了幾十年的故土,成為歷史了。
        前幾天回老家,看到空寂的三間老土屋墻體斑駁,院里堆放了很多廢棄的雜物。墻角的一棵老槐樹愈發地蒼幽,滿院的雜草野花茂盛地自在。土坯的院墻在幾十年的風雨沖刷下早已倒塌。眼前荒草叢生的廢墟和斷壁殘垣,讓我的內心倏爾涌動出一抹歷史蒼涼的別樣情懷。窗前的那棵棗樹如今已不見蹤影,想起滿樹的棗花,想起那些有母愛呵護的幸福時光,一股濃烈的懷舊傷感再次涌上我的心頭。
       我緩緩推開塵封已久的木門,門上那一道道的裂痕里污跡殘在,長年累月沉默的老屋已是蛛網密布,幾縷陽光從窗戶玻璃的殘缺處穿射進來,給原本昏暗的老屋平添了幾分祥和的氣息。地上放著幾個破舊的水盆,哥哥說,今年雨水多,老屋一下雨就漏,只能放幾個盆接著。這不禁讓我想起兒時的老屋,即使年年泥房,遇到連綿陰雨天也仍免不了漏水。雨天里屋里就會響起大盆小盆接水的滴答聲,那聲音清脆響亮,仿佛又縈繞于耳畔。靜靜回味童年的單純、頑皮和快樂,真是一種久別的享受。墻上的年畫舊的發黃,已難辨舊時模樣。墻上還掛著兩個舊相框,里面全是黑白照片,目光停留在一張全家福照上,看到坐在前排凳子上慈祥的父母,思念在陰陽兩隔間蔓延,一陣辛酸涌上心頭,淚光中依稀閃現父母為了兒女們傾其一生勞作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走出老屋,回眸遠望,老屋房頂上長滿很高的蒿草,有種凄涼的感覺。周圍混磚瓦房挺拔林立,還有幾處二層小樓,把老屋顯得更加低矮破舊了。然而老屋卻因其匯集了兒時濃厚的鄉情而最讓我留戀難舍。想想這一次也許就是我最后和老屋的面對面了,心里不免涌上幾分永別的酸楚。老屋是父母開基棲身之地,造就了一個家族在此生息繁衍。老屋更像一位功成身退的老人,平和安詳地把一切包容,在繁雜的人世間,如一片凈土,讓我靜靜找回最真的自已。
       沉舟側畔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。老屋,是一幀歷史時期的縮影,她讓我們記住那個清貧的年代,以及那個清貧年代里,父輩吃苦耐勞的優良品質。老屋,是一個追隨時代的見證者,她真實地見證了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下農村的變遷與發展,以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下城鄉人民生活的日益富足和安樂。老屋,是一曲歌頌黨的豐功偉績的詠嘆調,她讓我們真切地感受到:正是黨和政府的惠民強國好政策,指引全國人民一步步擺脫貧窮的昨天,走在富裕的今天,奔向輝煌的明天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擔保公司/劉玉發)



上海天天彩选4规则